健康小记者作品选登 | 陶宸:一线记者深入疫情下的武汉

吴家萱 2020-11-22 11:00

       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,新型冠状病毒如龙卷风似的袭卷了全球。一时间,口罩变成了紧俏货。在疫情到处蔓延的时代,中国抗疫的脚步也从未停下,中国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建造了三座医院。赖鑫琳作为《解放日报》的摄影记者,毅然决定前往武汉。

       武汉,这个曾经充满生机的城市。在当下,已变成一座空城。封城后,从街上放眼望去却不见一个人影。赖鑫琳冒着生命危险,用镜头清晰地去记录这座空城里仅存的生机。到了武汉,灯火通明,霓虹闪烁, 120万人的城市仿佛按下了暂停键,沦为一片死寂。

       他在武汉待了整整45天,一共进入了21次病区。当你戴上三层口罩、穿上厚重的白色防护服,带上巨大的护目镜后工作6、7小时是种什么样的感受?那是一种窒息和缺氧的连锁反应:心跳加速,呼吸困难,大脑晕乎、恶心呕吐,都相继发生在每个人身上。几乎每个人都是拿命在工作,更何识是拿着沉重相机的记者呢?

       在武汉的第3天,当他在武汉中心医院旁绿化带偷偷拍照时,突然,一个人从背后拍了拍他肩膀,“你是记者吗?”他足足呆滞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。那个男人说:“我妈妈患尿毒症,但现在所有的医院都不收治新冠以外的病人,请你一定要帮帮我!”赖鑫琳呆住了,在这个时代,一个记者对于疫情中的不幸与无奈同样很无助。

       45天后,在回上海的路上,一个个武汉人民纷纷走出家门,为来武汉支援的医生送行。这一幕幕着实让他流下了眼泪。是他、是他们,让这个空城重新恢复了生机,回到了从前的样子。